您现在的位置:肉牛养殖 > 肉牛养殖 > 正文

百姓故事:逆袭吧!奔跑的“跛脚娃”

百姓故事:逆袭吧!奔跑的“跛脚娃”

“跛脚娃”也有画家梦一走进陈春明的服务所,记者就被满墙的油画作品吸引了。 气势磅礴的万里长城、云雾缭绕的北温泉……而这些也只不过是他所有画作中的冰山一角。 1960年,陈春明出生在北碚区歇马镇的小湾村,从娘胎出来就左脚残疾。 他的整个脚背都朝外侧长,即便到了两岁多才终于学会走路,走起来也是一瘸一拐的。

因为跑不起来,别的小孩儿都不愿意和他玩。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脚歪得也越来越严重了,走路时脚背整个朝下,买来的新鞋都要改造后才能穿,村里的孩子见他这样,不少嘲笑他。

可是,这样的一个“农村跛脚娃”竟然有个画家梦。 初二那年的一天傍晚,陈春明和往常一样迎着傍晚的微风骑自行车往家赶,边骑车嘴里还不停地哼着小曲儿,因为他为班级出的板报得到了学校老师的表扬,大家都说他画画好,有天赋。

陈春明心里正美滋滋的时候,突然被路边墙上的画吸引了,蓝蓝的天、金灿灿的谷穗,男工人戴着安全帽,脖子里戴着白色汗巾,农妇穿着白底兰花褂怀抱一捆麦穗,身着军装的解放军胸前挎着冲锋枪,三人威武成排仰望着右前方,两颗白杨树矗立在墙边,摇曳着枝丫,看起来像真的一样。 和这幅画一比,自己刚被表扬的板报又算得了什么呢?那是陈春明第一次见油画,来自画家古月。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一直看到天黑才慢慢离去。 那时陈春明就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将来有一天一定要像他一样,成为一名画家。

就在陈春明专心研究油画的同时,一位刚从前苏联留学回来的骨科教授也正在研究着他的脚。 很快,这位骨科专家为陈春明进行了手术。 术后钻心的疼痛让陈春明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白天也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父亲就北碚区图书馆里借来了很多书给他看。 陈春明在看《水浒传》之《杨志卖刀》时被杨志手里的大刀吸引,渐渐地忘记了脚上的疼痛。 他让父亲买来纸和笔,背靠在墙上,胸前放一张小桌子,开始临摹杨志卖刀的样子,临摹得有模有样,还引来了不少护士们的注意。 护士们纷纷拿来书上的绣花图案,让陈春明用复写纸印在枕套上,护士们比着枕套上的图案,再用针线一点点绣上去。 住院三个月的时间里,陈春明几乎每天都在画画中度过。 手术之后,他的脚好了很多,但是走路还是有点跛,大家开玩笑称他“跛脚娃”。

那年是1978年,陈春明刚高中毕业。

油漆工秒变大学生陈春明画画好这件事慢慢地在村里也传开了。

当时邻居家张婶的面馆在小镇上开张,就请他帮忙画个招牌,谁料这忙一帮,十里八乡的老百姓见了都说画得好,谁家有事需要画画,跨几个村子都要来找他,但他从来都是免费帮忙,从不收一分钱。 父亲看不下去了,“不好好学个手艺,整天白忙活,以后你啷个办嘛?”就在陈春明也为工作苦恼时,歇马公社木厂里正好缺一名油漆工,父亲就把陈春明介绍去了,平时负责给工厂里的宣传栏写写画画,算是有了一份固定工作。 有一次,陈春明在给通知栏更换背景画时,看到了北碚区职工业余大学的美术班在招生的通知,这下陈春明感觉自己的“春天”要到了。 “妈、老汉儿,我要去职工大学学油画,得不得行嘛?”陈春明如愿以偿了。 一想到曾经放学路上许下的心愿可以在大学实现,陈春明就越发兴奋。

“咦!竟然是他!”到学校才发现,原来给自己上课的老师,就是当年在路边遇到的画家古月,他不敢相信地拍打着自己的双腿。 当时的陈春明是美术班里唯一一位农村孩子。

别人下馆子,他就吃馒头;别人离家近,他却要长途奔波。 为了节省车费,陈春明每天都骑自行车上下学,来回40多公里的路就这样骑了四年。 他记得那时的路面全是小石子,晚上摸黑骑车,摔倒也是时有发生的事。 1985年夏天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陈春明现在想起来,都会感觉“疼”。 下课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七月份的天气有点闷热,陈春明像往常一样骑车回家,夏天的天气真是令人捉摸不透,骑到北青公路上时,突然下起大雨来,让原本就不平的石子路更加难走了。 突然“咣”的一声,轮胎压在石头上,一个踉跄,他连人带车全都翻到了路边的污水沟里。

污水沟大概一米多深,石头、杂草、青苔、脏水瞬间包围着陈春明,“当时顾不上疼了,只想快点往家里赶。

”到家才发现胳膊、手掌、膝盖上的血迹已经浸透了衣服。

第二天一早家人才发现陈春明受伤,“幺儿,你能不能好好的,不要让我们担心!”母亲边说边背过身子擦掉眼泪,一口饭也没吃拉起他就往诊所去。 经过这次,母亲不想让陈春明继续上油画课了,可谁也阻挡不住他。

为了支撑自己买画画的材料,陈春明那几年到处接活。 现在他依然记得自己画画得来的第一桶金,是给红岩机器厂外宾接待室的墙壁画油画,当时画的北温泉、长城、缙云山等风景画,还得到不少外宾的称赞。 厂长竟成法律工作者平时在外面接活画画收入很不稳定,为了维持基本得画画材料,必须找到稳定的工作。

就在陈春明为找工作发愁时,正好赶上村子里的生产队开办塑料厂,村里人都知道陈春明学历高,还上过大学,就任命他担任厂长,谁料到这厂长一当竟意外和法律结缘。

当时一家制药厂拖欠了厂里的一笔货款迟迟不给,只好打官司解决。

法庭上,陈春明井井有条的发言得到了法官的夸赞:“你不是法律专业的,却比我们这里专业的还要专业,有潜力啊小伙子。 ”法官边说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还开玩笑说以后有案子陈春明自己都能解决了。

这一番夸奖过后,陈春明心里动了个念头:要不去试试学法律?工作赚了钱还能继续画画!接下来的三年,陈春明在西南政法大学读函授,系统地学习法律知识,可是无论白天多忙,晚上临睡前总要画上几个小时的画,否则觉都睡不踏实。

正式成为法律工作者后,陈春明免费为不少为老弱病残的人解决纠纷。 2014年,北碚区北温泉街道梅花村村民左小华的副食店,长期有工厂污水流入,陈春明介入调解后,工厂赔偿给左小华两万元房屋补偿。 为此,陈春明还被北碚区群工办评为“金牌调解员”。 二十年来,陈春明大都是上午处理重要案子,下午的闲暇时间就用来画画。

白天的工作完成后,陈春明就去他家楼顶的小花园画画,望着不远处的缙云山脉,整个人心情都变好了,工作一天的疲惫也烟消云散。

天气好时,他还经常去野外写生,他说,写生会让他放空自己,缓解工作的压力。 唐剑是陈春明十几年的老友了,“从我们认识开始,画画这件事他就没停下过,他的画有他自己独特的见解,从来不去模仿别人的东西,喜欢自己琢磨。 做法律工作也是极为认真的一个人,喜欢帮助困难弱势的群众,帮他们解决了很多法律上的问题。

”老友唐剑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虽然陈春明的画家梦还在路上,但是一直在这条路上不停地奔跑着。

从小生在农村,他深知农村的学习条件各方面都不完善,村民几乎都不懂艺术,因为对儿时记忆里的乡村美景饱有热情,所以他决定退休后把自己所有的油画作品免费奉献给基层。 陈春明说,只要基层有需要,他乐意免费为大家做绘画方面的相关指导,让那些身在农村,喜欢艺术的人们有条件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上一篇:杨达卿:中国制造应与物流结伴出海 下一篇:华为荣耀V9 能拍摄1080p的视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