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肉牛养殖 > 肉牛养殖 > 正文

好日子是奋斗出来的?

好日子是奋斗出来的?

  李工两口子都是一家央企子公司的工程师,李工两口子都是企业的退休技术人员,李工前年退的,夫人十年前退的,两口子月退休金合计有六千多元。 这个收入水平可是两口子奋斗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到过的。

自从李工第一次领到了退休金那个时候起,两口子差不多偷着乐了好几个月,庆幸自己赶上了好时候。   一件事使李工两口子再也乐不起来了。   好几个月不见的邻居从外地回来了。

这对门老龚原本也是和李工一个单位的企业工会干部,后来被夫人劝降跳槽到了市政园林绿化公司做了技术员。

也是和李工同年办了退休。 不同的是老龚两口子退休之后就经常出门,或旅游、或去给儿子帮忙生活。

  一次老龚和李工聊天,说到身体上的毛病,老龚自豪的说:“三高一样没有,慢性病没上门服务,每天能吃20块钱的肉;”。   这个时候李工才晓得了,老龚两口子退休金相加共计一万多,老龚的老婆还只是个初中毕业的绿化队调度员。 这一差就是小一半,李工两口子从此闷起来了------。

  老何今年78岁了,退休在家小20年。 老何退休于省水利厅工程公司,是位泥瓦匠,老何退休早,每月退休金只有两千多。

老何的老伴是位农妇,除了每月能领到百十元的基本养老金之外没有啥别的退休待遇。

农村生活,老两口的退休金谁都觉得不富裕,没大事的话,也足够日常开销了。

  “这老两口可是我们这个穷山沟的小地主了。 ”连村主任都羡慕老何家的生活,这道挺招人好奇的。

  原来老何这张嘴挺惹事。 “隔三差五就有单位上的人给送来一千元,逢年过节还多,一次过大年给了六千,问是什么钱?来人不让问,说问了就没有了”。   原来,小地主是这样富起来的------  三嘎从小对不起爹娘,哥仨打遍一条街,没人敢惹。

哥仨轮流坐班房,从没有哪一年年夜饭哥仨到齐过。 为此,老父亲四十多岁就得了绝症不治自个走了。

  早就过了找工作的黄金年龄,三嘎不知道是第几次出狱后,公安忙了好些日子,终于给三嘎联系到了环卫处做环卫工了。 赶上嘴好使,五十多岁时,三嘎当上了环卫队的片长,也就是管一条街的环卫小组长。   前年,退休的时候好事来了,三嘎的退休金小六千,比当年同班好学生高出了三分之一还多,甚至超过了国企处长、全国劳模退休的初中时的老班长和老同桌。 ------  网上这个帖子火了有些天了:  “三个战友:一个回乡务农,月退休金70;一个去了国企,退休拿2200;一个做了事业单位职员,月退休6000;  三个清华同学:一个响应号召去了边疆,月退休3200;一个留校任教,退休后月入9000;一个做了公务员,退休拿到了12000;  这还奋斗啥,找个好工作,胆子再大点,混个差不多的官职不就全齐了。 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有第二个国家这么搞的?”------  “这两年真的不敢再组织同学聚会了,一提到退休金气氛立马就僵住了。

”一位几十年热衷于组织同学聚会的中学班头这两年也发憷了,“当年纯净的什么都看得透的同班的同学,今天有军队退休的,退休后月入一万多,有公职官员退休的,处级也拿六七千,有国企退休的,一线与中层也差两三倍。

难开口的是,这些都与能力,水平并不直接接轨,而是与当年岗位入座飚的很紧,与胆子有多大直接相关,‘胆大可得将军做’这句老电影中的反派角色的话今天当真了,已经到了这份上,再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说服大家了,市委退休的也没这水平------”。

  这位班头最后这句话可能很重要。

  “这是谁搞出来的养老办法?徒子徒孙们刚办了退休腰包就盖住了老家伙们;辛辛苦苦为国家做贡献的纳税人们再怎么奋斗到老也还是在养老上被吃财政的货们压着一头;参加了建国苦干奋斗的人们到老还是落了个透心凉(前有离休干部高一大截,后有赶上来的半截子们后来居上);都在同一个社会里,吃公粮的按需分配,吃商企的按劳分配,吃自家粮的还保留着基本温饱的待遇;贪官、腐败高管、村官的帐还没算完,就搞出这特色的分配制度。 谁能告诉我,平头百姓咋个奋斗才能活得像吃公粮那个层次的那样滋润?这谁看不出来,这典型的公家人的政府一边倒的自肥政策把人心都搞散了,这种干法还怎么圆梦中华强国几代人的世纪心愿?”话糙理不糙,东北老客的这番话能不打动你我他的心吗?  感觉得到,大家的牢骚中没有否认有奋斗出来的好日子这事,但大家更多看到的是在更多的人中参加工作的时间,这辈子从事的行业(端铁饭碗还是泥饭碗),或者最后几年是否归建,退休的时点,这些对退休后的好日子的影响都比缴纳了多少社保管用的多。

  有一个经济学事实,社会商品的价格是由市场购买力决定的,当政策主导的社会收入分配,包括养老资源分配中发生了一部分人增长的多、快,一部分不直接创造社会财政财富的群体只是通过政策支持,快速增收,先于财政创造群体总体增收较快时,这部分相对快速增加的社会购买力其实就已经形成了对增长较慢群体的社会剥削,即:增收快的生活质量的提高是建立在增收慢的人群生活质量下降的基础之上的,这种政策调整构成了新的社会矛盾的政策基原和推动力------公权掠夺性社会矛盾。

  毋庸讳言,在这几年的养老金结构重大变化中不少人已经开始担心这样的结果被引导出来,如果一两代人都被利益驱使,都去不择手段的争取做官的岗位,尽管我们的经济有“大国重器”的支撑,我们的经济均衡发展如何实现?整体经济还有发展后劲吗?社会综合治理又如何做得好?  说到这里,本楼主也哑口无言了,不敢再坚持用当年老师的教诲教育旁人了------本文标题的说法与当下的现实距离差的也太远了。

    上一篇:迈步新征程 家和万事兴 下一篇:为未来而来:听绝顶科学家分享前沿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