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肉牛养殖 > 肉牛养殖 > 正文

杨达卿:中国制造应与物流结伴出海

杨达卿:中国制造应与物流结伴出海

  一向以使命必达享誉全球快递界的联邦快递,竟然数次错递华为托运的邮包。 无论此事背后有没有隐性长臂的指使,都给各国企业在国际快递物流安全上敲响了一次警钟。   快递物流不同于其他物流,一旦寄递的核心技术资料、商业标书等商业情报被窃取或损毁,可能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 因此快递企业一般都强调信用至上,保护客户邮件及信息安全。 如果一国政府果真动用国家力量劫持企业邮件,吃相实在太过难看。 物流是供应链的基础支撑,断了华为的美国芯片供给,华为能换成中国芯,但若断了华为物流的腿,华为有多少物流备胎?  目前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国际供应链需靠航空快递这类敏捷物流保障,但中国国际快递物流70%左右的份额被联邦快递、联合包裹和敦豪三大美欧巨头占据,顺丰、通达系等在国际快递市场份额小,缺乏海外服务网络和空运运力。

中国最大的快递企业顺丰仅55架货运飞机,而全球最大快递企业联邦快递有货运飞机680架,排名第二的联合包裹也有500多架。   制造业是物流业生存的土壤,物流业是制造业做强的保障。 但中国40多年来的工业化发展过程中,存在重生产、轻流通;重制造,轻服务的结构性问题,流通服务企业弱、小、散局面长期存在,多数物流企业无力伴行中国制造的全球化布局。 中国服务贸易逆差已达26年,而运输物流业目前仍是仅次于旅游业的第二大逆差行业。

当然,类似产业结构失衡问题也在印度、越南等后发国家存在。   没有现代物流的保障,中国制造业难以跻身全球价值链上游。 为推动制造业和物流业联动发展,2007年,国家发改委召开了首届制造业和物流业联动发展大会,力推两业联动发展。

但两业联动更多是国内层面,在联动出海方面不足。

联邦快递、联合包裹与微软、谷歌等美国科技巨头结伴布局全球并随之共同强大。

而中国虽走出华为、中兴、大疆等知名全球化科技企业,但在高端物流保障上缺乏本土物流的协同。   虽然中国制造应该坚持开放包容的价值观,不宜狭隘地追求国货国运,但这份开放包容也要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涉及核心技术及信息安全、战略物资的物流业务,强化与中国物流共进退。 美国第一个现代快递成立于1839年,中国物流的追赶不能一蹴而就,更不应孤军奋战。

  中国制造和中国物流协同出海,一则应在供需合作及供应链上强化深度协同。

中国是国际快递物流最大买方,订单也是话语权,中国制造多给些外包订单,中国物流就多些成长机会,两者可共建海外仓,强化国际供应链协同;二则,强化安全保障和应急物流互为支持。 中国民营科技及快递企业多是在和平环境中长大的,危机应对经验不足。 1907年成立的联合包裹经历过一战、二战等战争经济洗礼,联邦快递创始人弗雷德·史密斯参加过越南战争,美国企业更先进的安全保障体系和应急物流反应值得学习。

对中国企业来说,挫折也是最好的补课。

(作者是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采购与供应链专家委员,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

    上一篇:交银丰晟收益债券A(005577) 下一篇:百姓故事:逆袭吧!奔跑的“跛脚娃”